【嫖在泰國】(01)作者:6park_jlion   人妻小說 
字數:3661


                之一

  說到嫖,不可以不說說號稱有著全世界最大紅燈區的泰國。不知道嫖在泰國是否合法,聽有人說是合法,又有人說是非法,但是打擊色情行業對這個靠旅游業來支撐國計民生的國家打擊是毀滅性的,所以政府屬于縱容態度。有熟悉泰國法律的狼友們可以解釋一下。

  包括出差和自己去旅游,前前后后去過四五次泰國,都是在曼谷。泰國窮人太多,正規的按摩一個小時200泰銖,我在泰國的時候基本上是晚上出去活動,白天就泡在按摩店里養精蓄銳。男人賣苦力,女人嘛耐得住清貧的給人按摩也能混口飯吃,那么耐不住的就只能靠出賣身體,我有時候在想這是否也是泰國人妖多的原因,變成了女人靠出賣身體來錢多快啊。泰國人雖然生活很清苦,但是一提到他們的國王,滿臉的愛戴和尊敬,我真是搞不懂這個自己富得流油的泰王是怎么把他的臣民糊弄得這么服服帖帖的。

  因為消費水平不高,除了夏天有點小熱,氣候也還不錯,所以不光是去買春,去渡個假也是非常爽的。很多日本人沒事就去泰國打高爾夫,經常看到酒店的大堂擺滿高爾夫的球桿包,當然日本人是不會只滿足于白天的十八洞,晚上當然要打第十九洞。泰國有一條街,也叫日本人大道,街道兩旁的樓上全是寫著日語的招牌,不知道的人還真能以為自己到了日本。一樓基本上是飯店,正規按摩店以及便利店,二樓以上的店家基本上都是日本人最喜歡的卡拉OK。泰國的所謂卡拉OK,里面正兒八經唱歌的沒幾個,一進門一般有一個大概四五層臺階的很大的臺子,上面坐著穿這禮服濃妝艷抹的小姐,大一點的店能有上百號小姐坐在那里讓你挑選,當你目光掃射她們的時候每個人都滿懷期待得看著你,第一次去的時候自己都覺得有點緊張不好意思。本狼不太喜歡泰國的卡拉OK,可能是我的審美觀和日本人不太一樣,里面的小姐大都姿色平平,不是我喜歡的款,偶爾碰見一個眼前一亮的一問只會泰語,交流上有問題。客人挑選心儀的小姐之后,到旁邊的座位上喝酒聊天,當然你要非想一展歌喉估計也可以,反正我去過幾家沒聽到過有唱歌的。喝酒聊天混個臉熟,覺得喜歡的話給店里交差不多1000泰銖的費用,這個小姐今晚就歸你了。這個費用叫paybar。小姐出臺按照你占有她的時間分兩種,一次性快餐,叫short,包夜的叫long,價格大概分別是1500,2500- 3000泰銖。這個價格競爭力實在太強,所以成群結對的日本人趨之若鶩 .上次提到日本好一點的soapland要六萬日元兩個小時,有六萬日元夠你在泰國從周一happy到周五。日本的清明節在八月份,也叫盂蘭盆節,有一年盂蘭盆節假期去泰國,每晚的日本人不要太多,經常看到旁邊的小包間里作了一圈五六十歲的日本老頭,每個人的旁邊或者大腿上都坐著一個比他們女兒年紀還小的女孩,和我同去的日本小孩笑著和我說,要一直這樣,日本真的快完蛋了。

  我在公司有一個日本人后輩和我趣味相投,這廝以前和他老家的朋友來過一次泰國的卡拉ok后,每次來泰國只去卡拉OK,聽他講他老家有個朋友來泰國之前是處男,是在泰國開的苞,這還不錯什么,最牛逼的是這哥們對把他開苞的小姐一見鐘情,一來二往還談起了戀愛,最后居然結婚修成正果,那個小姐正和這哥們幸福得生活在日本,聽說最近還懷孕了。日本人的三觀我是不懂了,記得以前飯島愛沒死總上電視節目的時候有一次飯島愛作節目在大街上遇見一個老太太,老太太興奮的不行說小愛啊你一定要來我們家做媳婦,我當時不信日本人對風塵女這么的寬容,聽了我后輩朋友的事跡以后我真的信了。

  有一年夏天我和這個后輩結伴去泰國,我想既然大家一起來的,就一起行動吧,在泰國的三個晚上每天都陪著他去卡拉OK。第一天挑了半天定了一個長得很泰國的女孩,有點野性,回到酒店剝光了以后大失所望,兩個乳房不光干癟還下垂,以前網上看過吸毒之后的女人的乳房也不過如此,活像兩支風干的葡萄,心里慶幸還好定的是short。草草了事,就打發她走了。第二天,找了一個自稱不到20歲的小姑娘,小清新型的,睡覺之前面對著墻打坐在床上,身上披著被,和我說她在禱告,和她做的時候小姑娘一直叫疼,弄得我掃興的很,半夜搖醒我說她做了噩夢,實在沒法繼續在我的房間待下下,聽著我一愣一愣的,一想留著也沒有啥意義,就放她走了。第三天的事情要好好說說,那天和我同去的日本人早早就選好小姐等我,因為第二天就要回日本,最后一晚我想怎么要留個美好的回憶,我一連接著換了幾家店都沒有看到合適的,讓同去的日本人一直等著怪不好意思,就先打發他回酒店了,自己繼續去挑,挑到最后一家正當我決定放棄時,從店門口進來一個穿著便裝的小姐,正好披肩的短發英姿颯爽,我眼前一亮,趕緊把店員小哥叫來,指了指那個小姐,店員小哥說她今天晚上上班剛來,日語很好,我一聽那好啊,就是她了。一起喝了一杯啤酒,簡單聊了兩句,小姐名字叫wan,就近一看化妝異常得濃,但是感覺待在一起很舒服,叫來老鴇paybar,定了long。看了看表才八點多,就問wan我們回酒店之前干點什么吧,商量了半天決定去打保齡球。去保齡球館是坐BTS,也就是輕軌去的。泰國的路上交通非常操蛋,能坐地鐵或輕軌就盡量坐,打車的話會堵死你,而且不良出租車司機很多,沒有當地人跟著很容易被宰。

  九點左右到了保齡球館,人很多,沒有空的球道,wan問了一下說要等半個小時,叫了點喝的,等就等吧。忽然wan說她有一個認識的也是作卡拉OK的女孩和客人也在這里已經玩上了,問我是否介意和她們在一個球道玩,我覺得對方不介意的我也無所謂的就同意了。換了球鞋被wan帶著去她朋友的球道,一個二十出頭的小女孩,日本人最喜歡的嬌小可愛型的,一個頭發斑白差不多五十歲左右的日本大叔,正玩的high呢。大家心照不宣都沒有自我介紹,點頭致意后就開打了。大叔別看五十多歲了,異常矍鑠,和小女孩互動得非常激烈,一開始我們剛去可能還有點顧及,過了一會兒熟了就開始恢復本來面目,摟摟抱抱,卿卿我我,如若無人,弄得我和wan都有點不好意思。隨便聊了兩句好像在日本我和住的還不遠,大叔說我們還是別問彼此的姓名了吧,還說他每年都要來曼谷兩三次會這個小情人,說泰國真是天堂啊。過了一會wan說她還有一個小姐妹在家沒事,可不可以叫來一起來玩,我說可以啊,過了二十分鐘這個小姐妹真來了,我定睛一看眼珠子差點沒掉出來,這不是第一天的葡萄干嘛。葡萄干一看是我臉上露出些許尷尬,我還是很紳士得給了她一個很大的hug,wan也很驚訝說你們認識啊,那晚上3P好了。我一想起那兩個葡萄干,對wan皺了下眉頭,wan也就沒再說了。就這樣,我和wan,葡萄干,還有一對活寶,五個人一起打保齡球。一邊打,一邊想,這個大叔看樣子日本可能也是哪個公司中層領導,平時對下屬應該也是道貌岸然,到了泰國卻變得判若兩人,說的難聽點有點不知廉恥,人是不是都是這樣面具的下面都有一個完全不同的真我;葡萄干和我有過一夜之緣,緣分未盡還能在一起打保齡,不知道下次還能在哪兒碰上也保不齊。不知不覺打了兩局,差不多11點,我和wan說我們結束吧,那兩位活寶也同意,我和大叔買了單,加上點的飲料和吃的不到三千泰銖,大叔說我比年長,讓我出了一千。出了保齡球館大家就分道揚鑣,各回各家了。

  回家的時候wan叫了一輛曼谷很有名的土古土古,就是電動三輪車,wan不愧是當地人,砍到了一個我覺得不可能的價格,之后她還說覺得貴。在酒店附近的seven- eleven買了一些啤酒和小吃和wan一起回到酒店,坐在沙發上就著啤酒又聊了一會兒。wan很健談,和我說她遇到過的客人的事情,很快我就和wan就有了親近感。有一個日本老頭,很是喜歡wan,沒事就給wan打個電話,噓寒問暖,我和wan在一起的時候老頭還打來電話,最有趣的是wan說雖說老頭和wan有過幾晚睡在一起,老頭卻一個指頭都沒碰過她,我就納悶這日本老頭也有柏拉圖的愛。酒過三巡,我和wan說那我們休息吧,你先看電視,我先去洗洗。沖完涼后,精神了許多,回到臥室,wan也去洗,進浴室之前wan和我說我要卸妝了,大家都說我卸了妝更鬼一樣,你要做好心理準備,我笑笑說我什么沒見過有種放馬過來吧。wan梳洗完畢之后裹著浴巾走進臥室來,真要感謝她提前通知我有點心理準備,真的很難看,包括臉,全身皮膚黝黑,還沒有光澤,真如她自己所說像鬼一樣。我咬咬牙,心想她雖然真的像鬼但我也不能這么說啊,就說還好拉。還好皮膚也算光滑,戰斗的時候wan屬于被動型,本狼屬于美女控,對于長得不好看的實在提不起興致,很快就結束戰斗,說今天累了我們休息吧,wan可能看出我情緒不高也沒多說什么。一覺睡到天亮覺得不再來一次wan是不是覺得我冷待她,就著晨勃又來了第二回合。八點多鐘起床梳洗,給了wan她的酬勞,要一起去星巴克吃了個早飯,就分手了。雖然wan不好看,但是在一起有一種莫名的安詳感,日語說叫是癒し系(治愈系),我猜想這可能這也是那個日本老頭喜歡她的地方吧。之后在line上還有一搭沒一搭的聯系,日本每次地震的時候wan都會發消息給我問我的平安,也算是有情有義了。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夢曉輝音 金幣 +8 轉帖分享,紅包獻上!  
評論加載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