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欲場】(31)作者:bulun   人妻小說 
字數:832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貴手點一下右上角的舉手之勞 。
  您的支持 是我發帖的動力,謝謝 !

      ***    ***    ***    ***

              三十一、結交

  劉斌是被一陣瘙癢弄醒的,睜開眼睛一看,只見王芳趴在床邊瞪著眼睛看著自己。王芳顯然沒想到他這么快就醒來了,拿著頭發的手尚未松開,不用說剛才的瘙癢,是她拿著頭發在自己臉上圖畫引起,笑著說:「你這個小頑皮,也不讓哥多睡一會。」

  「都八點多了,你還睡。」王芳嘟著小嘴笑著說。

  「八點多了?」劉斌感覺自己才睡一會,沒想到已經八點多了,突然想起今天不是周末,王芳昨晚怎么會過來?說:「對了,你怎么沒回學校上課?」
  「今天放假,讓我們做發型、賣衣服,作演出的準備,不用上課。」

  「哦,你們學校組織搞演出?」

  「是班級之間表演比賽。今天晚上正式彩排,明天晚上比賽。」

  「呵呵,原來如此。你昨晚是什么時候過來的?怎么沒提前告訴我?」
  「吃過晚飯過來的,想給你一個驚喜,誰知你不在。」王芳嘟著嘴,表示很失望。

  「呵呵,你后來怎么與小蘭睡在一起?是不是準備和小蘭一起陪我。」
  王芳聞言粉臉帶羞,嬌聲說:「不是啦,見你快十二點了還沒回來,我就陪小蘭在床上說話,等你回來我再到這邊來,誰知你一直不回來,后來困了,就和小蘭睡了。」

  「你不怕我半夜回來,讓你們兩個一起陪我?」劉斌笑著說。

  「我們都是你的女人,你要我們陪,我們還能不同意?」王芳口里這么說,但臉上滿是羞澀。

  看著王芳嬌羞的樣子,想到她那嬌嫩的身子,心中頓時有了將對方摟在懷中的想法,笑著說:「好啦,哥好久沒見你了,上來在陪哥睡一會。」

  「小蘭還沒有去上班。」王芳忸怩著不敢上床,但是眼中透露的是很向往。
  「沒關系,哥前天晚上和她親熱了,她不會笑話你的,上來吧。」

  劉斌這一說,王芳才脫光衣服爬上床來,一進被窩便抱住他,說:「劉哥,我想你。」

  「讓劉哥摸摸,看有多想?呵呵,你下面還比較干,不怎么想嘛。」劉斌一手摟住王芳,另一只手摸著她身子戲謔地說。其實此刻王芳下面已經相當濕潤了。
  「就是想。」王芳將身子貼緊劉斌,同時伸出小手抓住了尚未勃起的陰莖。
  不久前才征戰過兩次,劉斌此刻性趣不是很濃,但是王芳溫軟的身子貼著自己,小弟弟又被溫柔地握著,漸漸又有了反應,想到對方有二十多天未與自己親熱了,不好讓對方失望,只有笑著說:「那就讓劉哥看看,我的小芳到底有多想。」說完將王芳身子輕輕往兩腿間推去。其意不言而喻,是要她去親尚未完全勃起的小弟弟。

  王芳心領神會,飛快爬到兩腿間,抓著陰莖聞了一下,說:「劉哥,你沒洗澡?」顯然聞到了陰莖上散發的異味。

  「你不喜歡劉哥身上的味道?」劉斌笑著說,同時抬起頭看著對方。他叫王芳親小弟弟,有兩方面的意思,一是性欲尚未完全喚起,勉強行事,半個小時也不一能出來,盡管王芳的應戰比馬小蘭強,但是仍無法與金晶和李琳等成熟女人相比,不能肆意撻伐、盡情蹂躪,其次是自己與牛麗麗歡愛后,下面尚未清洗,想看看王芳到底有多喜歡自己,是否像馬小蘭一樣真心喜歡自己,不嫌棄身上的異味。

  王芳沒有出聲,只是皺了一下眉,便低下頭去,開始用舌頭舔弄龜頭,接著含住龜頭吮吸起來。從王芳的表情不難看出,喜歡自己的程度不如馬小蘭。王芳的口技比馬小蘭好,馬小蘭只會舔弄、吞吐陰莖,王芳則偶爾還會舔舔陰莖根部和蛋袋。

  劉斌拿過枕頭將頭墊高,看著王芳努力地幫自己口交。由於龜頭和陰莖均比較粗大,一小半便把對方的嘴塞得滿滿的,兩腮鼓起,特別是用舌頭纏攪龜頭時,兩腮交替高高隆起。王芳知道他喜歡深喉,過不一會就會盡最大努力來讓陰莖充分進入口中,只是她手中的陰莖非比常人,再怎么努力,也無法全部進入。
  約莫過了十來分鐘,劉斌感覺差不多了,示意王芳停下來,將她拉過來,將嬌嫩的身子壓在身下,說:「好了,現在讓哥哥來愛你。」

  劉斌知道王芳早已做好準備,沒有再親吻對方,直接進入身體。劉斌一進入,王芳便激動抱住他,說:「劉哥,我愛你。」然后挺動身子迎接他的沖刺。
  王芳的應戰能力比馬小蘭強,與她在一起,不像和馬小蘭在一起不能盡情施為,基本可以放開,通常半個小時就可以發射。但是,今天半個小時過去了,劉斌仍沒有發射的跡象,見身下的王芳已呈虛脫狀態,只有在對方再次達到高潮后鳴金收兵。

  劉斌在一旁躺下,將渾身綿軟的王芳摟入懷中,憐惜地在她發燙的粉臉上吻了吻。心想,小姑娘還是不能與成熟女人比,承受力差多了。

  「哥,我去上班了,廚房有稀飯。」這時門口傳來馬小蘭的聲音,敢情剛才王芳進來沒關門。聽到馬小蘭的聲音,王芳身子動了一下,神情有些緊張,似乎想起來。劉斌沒讓她動,扭頭說:「哥還沒起床,就不送你了。」

  劉斌雖然與懷中的王芳有過數次合體之緣了,但是對她不是很了解,心想上午沒事,正好了解一下。待馬小蘭出門后,王芳的神情顯得放松了,他試探著說:「小芳,你家里還有什么人?」

  「媽。」

  「你爸呢?」

  「爸與媽離婚后去了南方,就再也沒回來了。」

  「你爸媽離婚多少年了?」

  「十多年了,我還在上小學時,他們就離婚了。」

  劉斌現在基本清楚,小芳迷戀自己,與她從小缺乏父愛不無關系,她不喜歡學校那些同齡的男孩子,很可能也是這個原因。因為她和自己在一起,從未問自己要過錢,也未提過什么要求,原先還以為是因為自己要了她第一次,忘不了,現在看來不完全是這樣。當然這些他不便說出來,只是好奇地說:「你爸與你媽為什么離婚,你知道不?」

  「我媽沒說過,聽別人說,好像是我爸整天游手好閑,性格脾氣也不好。」
  「你媽離婚后沒有再找人?」

  「沒有。」

  「你媽做什么工作?」

  「在文化局上班。」

  劉斌明白了,王芳之所以出賣第一次,家境是一個重要原因。只有母親工作,而且是在文化局這種沒有什么油水的單位,家境可想而知。別看她整天笑嘻嘻的,其實內心并不是真的快樂。他忍不住將王芳摟緊,在粉臉上親了一下,說:「你現在也是我的女人,以后如果有什么困難,你要告訴我。」

  「嗯。」王芳輕輕點了一下頭,一臉幸福依在劉斌懷中。

  劉斌又與王芳說了一會話,才起身下床去衛生間。他昨晚沒洗澡,連續大戰三場,出了不少汗,身上有些不舒服。待他從衛生間出來,王芳也起床了,臉上依舊紅撲撲地,顯得格外嬌艷。

  當王芳從衛生間出來時,快十點了,劉斌突然想起王芳說的今天要去做頭發、賣衣服,從包里拿出兩千元,說:「小芳,你今天不是要做頭發,還要賣衣服?快十點了,你拿著,快去吧,哥就不陪你去了。」

  「劉哥。」王芳的眼神似乎想推辭,劉斌將錢放在手里,說:「拿著吧,你不是說你是我女人嗎?既然是我女人,就要打扮的漂亮一點。」待王芳收接過錢,又說:「你們明天晚上的表演,外人可以看嗎?」

  「我要問一下才知道。」王芳說著突然想到什么,臉上充滿著欣喜,說:「劉哥,你是不是想去看?」

  「小芳的節目,如果允許,我自然要去看咯。」

  「那我問一下再告訴你。」

  王芳走后,劉斌才想起自己還未吃早餐。他走進廚房,三口兩口就將馬小蘭準備的那一大碗稀飯吃到肚子里。回到客廳,他在沙發上坐下,點起一支煙,默默想著最近發生的一切,感覺有些不可思議,自己幾乎變得不是以前的自己了。
  以前雖然也喜歡和女人開玩笑,但是從不來真的,現在似乎沒有自控力了。從出來到現在才個月多時間,自己竟然先后與九個女人發生了關系,其中兩個還是有夫之婦,今天早晨如果繼續留在房間里,沈紅英很可能會成為第十個。他之前以為是修煉的原因,現在看來并不是這樣,修煉只是使自己的功能變強,不可能讓自己的控制力下降、甚至消失。難道因為自己是個自由人,沒有了約束,所以就不再刻意抑制自己的欲望了?

  盡管這些女人除了小慧,其他都是自愿的,但是他心里仍覺得有些不安,覺得自己不應該這樣,萬一玩出感情來就麻煩了,特別是有夫之婦,很可能導致對方家庭破裂。牛麗麗說得很對,如果對方有孩子,家庭破裂傷害最大的往往是孩子,這是他最不愿見到的。

  想到這些自愿的女人,他心里更加迷惑。拋開馬小蘭和王芳等幾個小女孩不說,其他人都很優秀,不但容貌出眾,而且都有不錯的工作,家境也不差,社會上暗戀她們、追求她們的人應該不少,特別是溫莉和牛麗麗,家世更不是一般,怎么會看上自己這個既無權、又無錢、也不帥、而且還是剛從里面出來的人,并且自愿獻身於自己?更不可思念的是都沒有和自己結婚的意圖,似乎只圖開心?
  究竟是社會變了,還是自己的觀念落伍了?男女之間的事怎么變得這么隨意了?自己以后該如何與女性交往,特別是那些已婚的女性?如果她們愿意與自己上床,是拒絕,還是來者不拒?如果拒絕,萬一惹惱對方,怎么辦?直到劉為民的電話到來,他仍未理清思路,找到應對之策。

  劉為民來電話是問他還在不在S市,如果在,就晚上一起吃飯。劉為民來,他自然得安排,連忙問有多少人。劉為民卻說晚飯不需他安排,如果飯后有活動再說。

  和劉為民通完電話,劉斌不由想起了這幫好兄弟、好朋友。拋開與自己坐牢事件有關聯的朱仲華和王建峰不說,自己與劉為民以前只是意氣相投,聊得來,沒有任何利益上的來往,出來后他對自己簡直沒得說,即使是親兄弟也未必有這么好。自己與楊玉興原來也沒有直接關系,僅僅只是老鄉,他對自己也是關懷備至。自己與周曉華嚴格地說,以前還是競爭對手,他同樣盡心盡力地幫助自己。
  即使是出來后才認識的賀華,也似乎把自己當成了真正的兄弟。他們并不圖自己什么——自己也沒有什么可圖的,他們這樣無私地幫自己,這份輕易,以后如何回報?

  世上最難還的事人情債,想到這里,他心里不由沉重起來。仕途上,自己無法給他們幫助。經濟上,自己現在還得靠他們幫助,即使自己將來發達了,他們也未必會接受自己經濟上的幫助。社會關系?自進去后,所有的關系都基本斷了,現在自己生存還得依賴他們的關系。如何才能償還這些人情債?

  直到中午,他才想到一個將來有可能會對他們有幫助的辦法,就是社會關系。官場上的人最怕別人背后搞名堂,特別是關鍵時候,就像朱仲華和王建峰,當年如果不是有人在后面搞鬼,現在應該都上臺階了。如果當年他們的朋友中,有消息靈通、神通廣大的人,也許在對方策劃陰謀的過程中,就能得到消息,從而讓對方的陰謀流產。退一步來說,即使不能在第一時間得到消息,至少可以盡快找到那個姓吳的,從而查明真相,證明清白,化解危機。如果自己有廣泛的社會關系,也許將來可以給他們提供幫助。要有廣泛的社會關系,就得多交朋友,不管是白道的還是黑道的,只要是將來有可能給自己提供幫助的,都要結交。比如找姓吳的這樣的人,社會上的人也許消息更靈通。

  理清思路后,他心里踏實了一些,不再為接受他們的幫助感到惶恐,也不再總惦記著將來如何回報。至於如何建立廣泛的社會關系,他想了想,覺得首先要有錢,現今市場經濟社會,沒有錢什么事也干不了,其次是交朋友,有錢沒朋友,關鍵時候還是干不成事。

  明確下一步努力的方向和目標,劉斌心情輕松了,吃過飯,去了一趟修理廠。車子內外全部修理完畢,正在噴漆。修理廠告訴他,明天上午就可以取車。
  他想想下午沒其他事了,不如去檢察院走走,看看吳科長他們。雖然平常與他們有信息聯系,但畢竟只是在一起吃過一次飯,談不上有什么交情,如果不走動,時間一長也許就沒有印象了。他來到檢察院附近,先給年歲相差不大的柳湘成發了個信息,那天晚上他們兩人比較聊得來。誰知柳湘成在外邊出差,他想了想后,給吳科長發了個信息,吳科長回複在開會,最后只有試探著給洪萍和李嬌發信息。他之所以猶豫,是因為對方是女性,自己現在對女性似乎沒有免疫力,而洪萍又是個相當有氣質的女性。

  洪萍正好有空,聽說他到了檢察院外面,便叫他進去坐坐。洪萍辦公室有兩張桌子,另一個同事正好不在。洪萍見到劉斌很熱情,問他怎么到檢察院來了。
  劉斌笑著說,正好經過這里,所以順便上來看看她們。洪萍自然不會想到劉斌所說有假,笑著說:「沒想到,你還記得我們在這里。」

  「怎么會不記得?市檢察院獨此一家,沒有分號。再說,洪姐你給我留下了那么深刻的印象。」劉斌笑著說。那天晚上一起吃飯時,他開始叫洪檢察官,洪萍說拗口,后來兩人一輪年齡,洪萍大一歲,於是便讓他叫姐。

  「老弟,什么印象?」洪萍抬了一下眼鏡,淺笑地看著劉斌。

  「你有著知性女性的風范。」劉斌笑著說。

  「是不是因為我戴副眼鏡?」

  「洪姐,戴眼鏡與知性女性似乎沒有關系,知性女性是指成熟而且美麗并且充滿智慧的女人,給人的感覺是感性卻不張狂,典雅卻不孤傲,內斂卻不失風趣。」
  「沒想到你挺會說的。美麗,我談不上,沒有那天你帶來的那兩個女孩漂亮,只是對得住觀眾而已,至於智慧,如果充滿智慧就不會坐在這里了。」

  「洪姐,你這話老弟不認同。知性女性不是用職務高低來衡量,美麗漂亮也不單是看五官長相。知性女性,氣質、風度是關鍵,舉止優雅、談吐得體、從容恬淡、睿智大度,這應該才是知性女性的標準。」

  「老弟,想不到你對我們女人還挺有研究的。」

  「洪姐,很慚愧,如果我對女人有研究,老婆就不會和別人跑了。」

  「老弟,這個夫妻嘛關鍵看緣分,所謂有緣千里來相會,無緣對面不相逢,緣分盡了自然就會分開,不要太在意。現實中,有些在一起,未必就幸福,有些分開了,未必就不幸福。」

  「洪姐,所以我很佩服你,你很豁達,看的開,值得老弟我學習。」

  「老弟,你謙虛了,我看你現在也很看得開。人嘛,本來就應該這樣,如果事事計較,看不開,就不要過日子了。」

  劉斌與洪萍聊的很愉快,不但聊了社會上的事,也聊了檢察系統內部的事,直到對桌的同事回來才離開。通過這次交談,他對洪萍有了一個全新的了解,洪萍是一個向往自由、追求開心的女人,對權利和錢財不是很熱衷,官場上的事很清楚,但是不愿去做。這種人既好交也不好交,聊得來可以成為知己,聊不來永遠無法靠近。

  劉斌走出檢察院,還不到五點。吃飯至少要到六點以后,去哪里呢?他想了想,覺得沒有地方可去。自從自己進去后,原來的熟人基本失去了聯系,包括哪些在省城工作的同學,最后只有打車回家。

  回到家,劉斌突然覺得自己很孤獨,與外界隔絕三年,所有的關系似乎都斷了。莫非上天注定我要與過去一刀兩斷?他苦笑一聲,搖搖頭,心想這樣也好,一切從頭再來。

  過了好一會,他才收斂心神,分別給龍太忠和吳炳華打電話,了解工地的情況。這是他每天重點關注的,盡管兩人很負責,但是這畢竟是自己第一個工程,不能有半點差錯。知道工地一切正常后,他才分別給溫莉、金晶等人發信息。金晶是個謹慎而又理智的女人,不管是主動發信息過來,還是回複信息,字里行間讓人無法看出兩人有特殊關系,即使外人看到,也最多以為是好朋友,可以放心交往。溫莉的信息很直白,思念之情毫不掩飾,令他看后不得不及時刪除,以免被外人看到帶來麻煩。舒暢的信息通常很短,字里行間透著情意,但是隱晦、含蓄,只有身處其中的人才能感受到,外人很難看出來。李琳的信息,多數時候像是開玩笑,有時甚至還有挑逗,在外人看來只會以為對方是一個愛開玩笑和戲謔人的女人,他有時也忍不住故意逗逗對方,這些女人中信息來往最多的就是李琳。
  他給遠在L市的女人發完信息,突然想起那個第一次被自己稀里糊涂的拿走的小慧,回學校兩天了,一直沒有來信息,不知怎么樣了,於是發去一個信息。
  過了好一會,小慧才回:謝謝劉哥,我還好,沒事了。看信息,似乎沒有事了,但是沒見到本人,他不敢肯定,心想過幾天得去看一下,看是不是真的從上次事件中走出來了。

  發完信息還不到六點,於是無聊地打開電視看了起來,突然電視畫面中出現了萬澤平身后撐腰者的身影。這個人他以前在電視里偶爾見到,因為與自己沒有關聯,很少注意,今天不由關注起來。此人外表看去也就一普通老頭,并非常見的那種大幅便便的樣子,說話慢條斯理,臉上帶笑,看似很和藹。萬澤平與他關系究竟有多深?他會不會也參與了陷害朱叔之事?盡管他當時是副省級,而朱叔只是副廳級,要弄倒朱叔并不很難,但是朱叔在省里也有關系,而且是省委常委,比他更有實權,他只是一個未進常委的副省長。看來萬澤平與他的關系,也得了解一下,這樣到時才不至於節外生枝。

  好不容易等來劉為民的電話,叫他六點半前趕到新天地賓館。這個賓館,他不熟悉,一看時間差不多六點了,趕緊打車過去。上車后,司機告訴他,這是一家開張不久的高檔賓館,具備吃喝玩樂一條龍服務功能。

  劉斌趕到賓館與劉為民見面后才知道,原來是劉為民一個在省政府工作的同學升為省政府辦公廳一處處長,省內那些關系近的同學和朋友今天特意趕來祝賀,劉為民讓自己過來是介紹這些同學和朋友給自己認識。

  酒桌上包括他一共有十二個人,有三個不在體制內,一個做進出口貿易,一個開工廠。其余九人都在體制內,并在社會上有一定地位,有四個在省城,一個就是在省政府辦公廳一處處長范洪毅,一個是省安監局的李偉,一個是省重點辦的王大偉,一個是市勞動局的周強。其他五個在下面地市,其中一個已是縣長。
  請客的是劉為民那個做進出口貿易的同學孫俊。

  劉為民特意在酒桌上給大家介紹了劉斌,說他是一個為人厚道,重情義、敢擔當,值得一交的小老弟,正好在省城,就把他叫過來了。在座的都是大哥,劉斌只有一一進酒,不管對方是否喝酒,都得誠心誠意地敬一杯,特別是省政府辦公廳一處處長范洪毅,將來打聽萬澤平與那位省領導的關系,說不定還得麻煩他。桌上有部分人聽說過他的事,紛紛熱情回敬。

  當吃完飯走出包廂時,劉斌感覺自己有些輕飄飄的了。本以為吃過飯就可以走,誰知眾人還要去樓上的KTV唱歌,只有三人有要事沒有參加,這是一個與眾人加深印象、建立感情的好機會,他不能不參加,更何況一處處長也沒走,只有強打精神跟眾人上樓。

  包房早已定好,是一個可以容納十幾人的大包,九個人顯得有些空蕩,好在做進出口貿易的孫俊預先叫媽咪選了幾個唱歌、喝酒都不錯,并且會搞氣氛的小妹。酒水一打開,氣氛馬上活躍起來。

  今晚主角是省政府的范處長,劉斌不是眾人進攻的重點,相對比較輕松,但是也喝了不少酒。在場的大多數人都是他希望能夠結識的,自然得喝酒、更得主動敬酒。

  不到十一點,他就醉了,最后自己是怎么離開包廂的也不知道了。醒來時,他發現自己睡在床上,再一看發現不是在自己家里,不用想實在賓館,難道是劉為民他們把我送來房間的?他起身仔細一看,心中驚駭不已,原來旁邊床上還睡著一人,而且是一個女人,是前天一起吃飯后又一起唱歌的譚倩。

  她怎么來了?他一邊思忖一邊坐直身子,看看時間快六點了,悄悄下床,上完廁所后,再回到床上,努力回憶昨晚的事。他記得自己進入包房后只給馬小蘭發了信息,后來沒有再與其他人聯系,包括前天晚上與自己發生了關系的牛麗麗。他拿出手機一查看,發現十點五十分,譚倩發來了一條信息:「劉哥,在干嘛?」過了兩分鐘又發來一條:「怎么不說話?不方便?」不到一分鐘有一條信息回複過去:「劉斌喝醉了,現在KTV。」接著是譚倩打電話過來,通話時間將近一分鐘。

  他明白了,那條自己喝醉了的信息應該是其他人回的,譚倩聽說自己在KTV喝醉了,才打電話過來詢問,接著就趕了過來,然后在其他人的幫助下將自己送到房間,見自己喝多了,不放心一個人在房間,便留了下來。

  盡管他此刻酒尚未完全醒,但是人基本清醒了,想到這樣孤男寡女睡在一個房間不好,準備趁譚倩尚未醒來先行離開。剛一下床,又覺得不妥,別人半夜趕過來照顧自己,自己不辭而別,怎么也說不過去。但是如果等天色大亮再走,萬一被別人看到,就會帶來麻煩。他想了想,不如現在將對方叫醒,告訴對方,自己先走了。

  想到這里,他下床來到譚倩床邊。譚倩睡得正香,嬌艷的面容讓他有些心動。他克制著心中想親一下的沖動,輕輕搖了搖對方。譚倩很快醒了,見到坐在自己床邊的劉斌,似欲起身,但是很快又打住了,說:「劉哥,你酒醒了。」

  「小倩,昨晚給你添麻煩了。」

  「呵呵,你是我哥,照顧一下也是應該的。只是沒想到你昨晚醉成那樣,兩個保安才將你抬上來。」

  劉斌笑了笑,有些無奈地說:「哥也是沒辦法。昨晚那些人,都可能是哥以后的貴人,初次見面怎得表現出誠意來。」

  「我知道,你以后盡量不要這樣喝,這樣傷身體。」看了一下表,接著說:「時間還早,你再睡一會吧。」

  「小倩,你再睡一會,我先走了,走晚了萬一被別人看到,對你影響不好。」
  「你就走?」譚倩看了看劉斌,臉上流露出失望的神色,說:「不愿再陪我一會?」似乎不擔心被別人看到。

  「小倩,我倒是無所謂,反正現在是一個人,但你是有家室的人,萬一傳出去,對你影響不好。」劉斌耐心解釋著,畢竟對方是為了照顧自己才留在這里。
  「你現在走,就能改變我昨晚睡在這里的事實。」譚倩似笑非笑地看著劉斌說。

  劉斌是否留下?且看下回分解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評論加載中..